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对面楼上的女人

对面楼上的女人
      
   
     对面楼上的女人
      
      
      
      文:何小明
      
      
      
    专业人士提醒考后勿忘心内调适  清早的城市,楼与楼之间是了了上升的炊烟,它们像篱笆屏障一样遮挡了楼与楼之间的交流。
      强从睡梦中醒来,就被烟熏疼了眼睛,然后是一滴不自觉的泪,顺着他的眼角,一直滑落到他的耳边。他能感受到那是一滴清凉的泪水,慢悠快速清理皮肤垃圾的小窍门悠地在他的脸颊上蜿蜒。
      他在被窝里穿起内裤,然后赤脚走到窗边,推开纱窗,一阵更猛烈的烟雾向他袭来。他低声骂了两句,然后咳嗽,接着吐出一口痰。当他再抬头看向对面楼层的时候,他发现了对面楼上的女人。
      更准确地说,他发现了一个新的女人。对面阳台的升降架上,多出了很多女人典雅高贵的内衣,她们应该属于一个丰满成熟的女人。在烟雾的遮挡下,强立即去寻找属于这些内衣的主人。他的目光穿梭在那个房子的每个窗户口里,他可以从每个窗户的所得拼凑出一个房间的轮廓:一个大的客厅,客厅里有舒适的沙发,大的可以当床;小的卧室,有一床丝绒的被子覆盖在上面,显露出温暖和暧昧的色彩;最后在楼角的一边,那个窗户里,有一个莲蓬头。莲蓬头正在向下喷水,但底下没有人。
      人呢?强问。他抚了抚强壮的胸肌,还有鼓胀的三角肌,没有找到答案。
      这是早上的情况,强在下楼之后,就走进了城市的迷宫。城市由一栋楼和另一栋楼,还有很多楼组成,这些楼房在时间的消失下渐渐变得越来越多,有的楼建成很早,红色的砖墙,背阴潮湿的地方有爬山虎茂盛地生长,覆盖住了裸露的墙面。任何楼房都是城市的象征,任何爬山虎都对楼房做出修饰,人们躲在有爬山虎的楼房里面,就与世隔绝了。
      那个女人也是,强想,她也与世隔绝,我都看不到她。
      
      强在下班的路上,遇到一个卖望远镜的商贩,他背着满满一口袋的望远镜走近强。强从他密密麻麻的商品中挑选了其中一个。他拿在手里,对着马路上的人,他看到远处的人已经走到自己的脚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强在很早之前有过一个望远镜,但是被他的前任女朋友给摔碎了。强每天用那个望远镜观察着城市上空飞翔的鸽群,而忽视了近在眼前的女人。他把玩着新买的望远镜,就看到那个女人愤怒扭曲的脸。他总是对身边的人熟视无睹,这让他的女友恼怒不已,在一个秋天火烧云烧红了天的黄昏,她摔碎了他的望远镜,然后就捂着脸跑出了强的房子。
      强很后悔那样一个望远镜的破碎,要不,他可以看到那个女孩绝望的跌跌撞撞的奔跑。他只有无奈地将碎片扫进垃圾箱。
      我又买了一个,强想,谁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在黄昏的夕阳下眯缝着眼睛,那强烈的黄色光芒于是成了最绝望的偷窥视角,强用望远镜观察着这个城市的楼群。
      楼群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回射。有玻璃幕墙的楼房和没有玻璃的楼房一样光芒夺目。很多人呆在楼房里,还有些人走在楼房与楼房之间的马路上,他们也是为进一座楼房而奔忙着。
      
      在望远镜下,所有人的距离都拉近了。强看到老人在厨房里做饭,热气腾在老人的脸上,他们平静而忙碌;孩子们奔跑在厨房与房间中,不时从老人的手边夺取一块食物,然后迅速地丢进嘴里,小嘴立即窝了起来,同时强看到他们快速地咀嚼。你们这样会烫伤你们的嘴的,强在心里想,他也想到自己的童年时光,也是同样的天真烂漫。
      他还看到一个女孩坐在夕阳的窗户后,正在弹着钢琴,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上上下下地舞蹈。她一头长发,在阳光下似乎镀上了一层金色。她恬静的模样让强想起了自己的初恋,那是个美好的时光,但已经消失不见了。强于是观察那张脸,在那张脸上,他看到和所有美丽女孩一样的表情,骄傲,还有点失落。
      他唯一看到的一对男女,正在一个窗户后面旁若无人地接吻。那是年轻的带有性意味的互相纠缠。强的眼睛终于定格在他们身上,他希望男人狠狠地将女人丢在床上,然后挤压上去。但是那对青年人很快调整过来,他们拥抱着,并轻轻迈动脚步,似乎在随着旋律跳舞。
      
      阳光终于消失了,远远近近的窗户一个又一个点亮。强叹息地点着了一支烟,颓丧地吸起来,长时间的观察,让他感觉到疲惫不堪,双手酸软地下垂,浑身无力地靠在窗台上,一明一灭的烟头,似乎野兽眨动的眼睛。
      他在晚风的吹拂下甚至眯盹了一会,感觉轻松而惬意。
      
      他是被一道灯光惊醒的,对面楼上的那个女人的窗户忽然亮了起来,他立即恢复到精神抖擞的状态。他先用肉眼观察着那个房子,从不时闪过窗口的身影判断那里确实住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有乌黑的长发,它们不时扫过窗口,也扫视着强的眼睛。他慢慢举起望远镜,凑到眼睛边,他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走动。
      她没有一时停下来,似乎很愤怒,似乎有点难受,她不时挥舞自己的拳头,排遣着自己无边的烦躁。
      然后她静了下来,强的眼睛也停止了转动。她坐到沙发上,踢蹬掉脚上的束缚,拖鞋划出一个美丽的弧线,似乎要击中强的面门。他退后了一步,又走了上来。
      她确实是个美丽的女人,凝神坐着的时候,就像一个静穆的雕塑,脸部曲线完整,充满柔和的线条。强在心里仔细地寻找形容女人的词语,但一句也没有找出来。书到用时方恨少,他苦笑地摇了摇头。
      那女人迟迟不动,强也失去了观察的兴致。他放下望远镜,又点燃了一支香烟。他点燃香烟的火光似乎提醒了对面的女人,她动了起来,在房间里乱七八糟地找了一通,然后又坐回去,接着躺了下来,强看到她的手里夹着支香烟,在凑向嘴边的时候,胸口就起伏了起来。
      那个女人抽完了一支烟,就躺倒在那里,似乎不能动了,一点动作也没有。
      
      强转过头去观看其他的窗口。有的窗户关了起来,拉上了厚实的窗帘,灯光昏暗而明暗不定;有的窗口露出同样疲惫城市人的脸,他们大多在吸烟,也有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他们都在观看着远方,表情迷茫。
      他们不会看到我的,强想,我站在黑暗中。我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呢?谁知道?
      
      等强再回转过头来,那女人已经脱去谁知道治疗白癜风最先进的方法了上衣,紧绷绷的在文胸的勾勒下骄傲地挺立在强的镜头前,强立即血脉喷张起来。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他接着看见女人脱去了裙子,露出修长的腿。穿着三点的女人开始晃动,她的身体毫无规律地晃动着,充满着诱惑,或许是文胸阻挡了她自由的摆动,她伸手解去了这样的困缚。强于是看到随着她身体的晃动,更大幅度地晃动起来,带着挑逗的跳跃起来。
      他感觉到了燥热,他迅速除去了衣服,一丝不挂地站在窗前,夜风吹拂他裸露的身体,让他感觉好了许多,但女人消失了。强迅速地寻找,最终在莲蓬头上寻找到了那个女人。她全身缩在水雾里,头大幅度地仰顶着墙壁,同时身体不停地扭曲着。
      她在干什么呢?强想。但他被这副画面所挑逗了,于是开始自慰。
      当一切复归于平静,强的镜头里也出现了一个舒适的女人,她平静地靠在墙上,瓷砖洁白地托住她柔软的身体。她依旧在水中,唯一的是手伸在水外,一支烟夹在她的手上。她似乎很累,如强一样。
      夜晚终于来临了,强最后看到那女人躺倒在床上。然后他看了看满天的星星,星星排列在夜中,也是专家给出白癜风患者冬季健康攻略那么远远的观望。
      
      楼房是城市的象征,楼与楼组成了城市的楼群,楼与楼之间的空隙正在一步步拉大,任何新的旧的楼房都住进了城市里的男男女女,他们互不相识。
      有人站在黑暗的窗口,正在用一架望远镜看着你。
      
      
      
      
      2005/7/18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