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不祥的女人 peme2vn4

时隔多年,当一群大白鸭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四奶奶和大洋婆生前闲聊的一个故事顿然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   

     

  已是入冬时节,下着雨的天空时不时轰隆隆地发出几声闷响,听来有些瘆人。揣着火钵子围坐在一起闲聊的几个老太太看着顺着屋檐滑落的雨线,听着轰隆隆的雷声,面露担忧之色,叹息道:“明年不晓得又是个啥年成哟。”   

  入冬以来,淅淅沥沥的下雨天已经持续了十多天,雷声也断断续续地轰响了四五天。石美英安静地坐在堂屋光亮之处纳鞋底,丝毫没有被下雨天和雷声影响,反倒她感谢连续的阴雨天让她得空给一家老小纳鞋底、做布鞋。每每想到慈祥的公婆、体贴的老公、两个可爱的儿子,她心里美美的,甘愿为他们做任何事。她感谢上天仁慈地赐给了她这么温馨和谐的一个家庭。她做梦也没想到一场又一场的噩梦即将降临到她身上。   

  “妈妈,你看我们家门口的狗在做什么啊?”小儿子的呼唤声将她从甜蜜的纳鞋行动中惊醒,一不小心被针扎了手,渗出的血渍沾染在洁白的鞋底上。她顺着儿子的手抬眼望去,两只狗正在她家门媾,她羞涩的低下头,呵斥正在观看的儿子进到里屋去。儿子委屈地哭着走进里屋。婆婆听到哭声赶到堂屋问:“发生了什么事?”她低声对婆婆说:“没什么。”脸上的表情却很凝重,继而她对婆婆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刚才被针扎了手,血迹渗到鞋底上了,感觉不太吉利。”当然,她没好意思说预感不吉利是因为看到狗在他们家门口连蛋的事。婆婆说:你想多了吧,血迹渗到鞋底上,意味着红红火火啊!”她勉强笑了一下,只是心里仍旧郁结着,心烦意乱地想着沾了血的鞋底和连着蛋的狗。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地流淌着,可是世事却不太平了,抓壮丁的风声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人们已经坐不住了,成年男子整天东躲西藏的,妇孺儿童也惶惶不可终日,整日提心吊胆。   

  一个春寒料峭的傍晚,吴美英的丈夫左世平早早地吃过晚饭,穿了媳妇给他做的新鞋,那双沾染了媳妇血渍的新鞋,做贼般地往他平日的躲藏根据地猫步行进。在他低头钻进一个巷子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守候多时的壮丁抓手,被揪着衣领从村子里带走了。当石美英得知消息赶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左世平的踪影了。石美英一下子瘫坐在冰冷的泥巴太原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地上,口里喃喃自语:“一直担心着出事,终究还是出事了。”边说边用手揉捏着上下跳个不停的右眼皮。公婆知道儿子被抓的消息后也吓得差点背过气去,想到柔弱的儿子怎么可能受得了那种苦,就整天抹眼泪哭鼻子。再怎么伤心难过,该过的日子还是得过下去,石美英放下对丈夫的思念和担心,撑起整个濒临崩溃的家,只是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自打左世平被抓了壮丁,村子里一个连壮丁抓手都嫌弃不要的光棍汉隔三差五就往吴美英家里跑,每次过来总是先假惺惺的安慰吴美英的公公婆婆:“叔、婶不要太伤心难过,有啥需要帮忙的地方招呼一声,侄子定当全力帮助。”然后东扯葫芦西扯瓢,闲话半天。家里死气皮敏消胶囊沉沉,根本没人愿意搭理他,他一个劲在那里说话,眼睛却贼溜溜地往吴美英身上瞟。   

  吴美英生就的一副好模样,穿衣也很讲究,平日里村里的一些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可惜人家美英作风正派,不学龄前儿童不能喝茶做有缝的鸡蛋和撅尾的母狗,那些骚男人也奈何不得,只能看着她流流口水。自从丈夫被抓丁之后,吴美英整日冰冷着脸,却也颇有冷美人的影子,越发撩拨的那些男人魂不守舍。   

     

  一个寒冷的夜晚,狗叫声响彻整个村子,没人敢开灯出门查看,怕又是抓壮丁的来了。可是狗对着吴美英家的门口使劲叫唤,吴美英不得不壮着胆子将门打开,门还没完全打开,一具直挺挺的尸体顺势倒在堂屋里,吓得她大叫起来。公婆也被惊醒了,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点上蜡烛仔细一看,躺在地上的正是他们朝思暮想的儿子。三人皆以为他已经死了,顿时大哭起来,这一哭惊动了同村里的人,陆续来了几个邻居。   

  邻居们按照常理安慰了一番,就商议着帮忙持丧事,有人提议先给亡人装殓出榻。他们没费多大力气就将骨瘦如材的尸体抬到临时搭就的榻上换衣服,给亡人擦洗身子的那个老汉顿时大惊失色地叫嚷:“诈尸了。”屋里其他的人都顺着他的声音向尸体看去,一个胆大的壮汉用手指试了陕西白癜风医院试鼻息,疑惑的说:“好像还活着。”经过确认左世平还活着之后,众邻居都纷纷散去,原本在嚎哭的婆媳和在一旁掉泪的公公都止住哭声,三人合力将左世贵在床上安顿好,熬了一碗热汤灌下。   

  没多久,左世贵缓过神来,时而哭时而笑地重复道:“我当逃兵了,呵呵,我当逃兵了。”活脱脱一个傻子了。吴美英和公婆虽然停止了哭声,心里却像猫抓似的难受。   

  没过几日,抓丁的人又鬼头鬼脑的出现到底常德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在村子里。整个村庄终日像夜一样宁静,除了几声狗吠,屋外基本很少见到人的踪影。左世平这几日显得特别焦躁,除了哭笑不停,就在家里摔盆子砸碗,搅得一家不得安宁。吴美英被丈夫折腾了几日终究熬不住了,狠狠的睡了一觉。   

  当吴美英醒来的时候,家里特别的安静,她心想丈夫总算安静下来了。看到身边熟睡的两个儿子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她之前糟糕的心情也变得爽朗一些了。当她推开后房的门时,她怀疑是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可是看到的还是三具直挺挺地套在绳索上的尸体。她吓得赶紧跑出家门,大喊大叫。家里很快就聚集了很多的街坊邻居,大家也都被吓得目瞪口呆,悲伤之余,大家筹划着帮着办理丧事。寂静的村子暂时因为他家的三具尸体骚动起来。   

     

  因为事发突然,三位亡者都没有事先预备装尸的棺材。左氏族中一位长者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去棺材铺买棺材,他问老板三口大棺材一起买能不能优惠点。老板以为他是做棺材贩卖生意的,随口说:“老板,买棺材升官发财,让个啥价哟,看你买的比较多,我帮你优惠点吧。我这里还有两口小棺材,如果你想要我可以便宜点卖给你算了。”长者一听脸色骤然全变,怒声说道:“你的两口小棺材送给我都不要,留着你自己用吧,我只要三口大棺材。”棺材铺老板嘀嘀咕咕说:“不要就不要,为么事这么凶哦。”长者带着两个儿子用三辆板车拉了三口棺材从集上气呼呼地往回走。   

  一回到村里,长者帮忙把棺材卸完就回家蒙头大睡,老婆子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说:“今天去买棺材太不吉利了,恐怕世平家还要出事啊,两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