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经济危机_0

经济危机
      
   
    冬日的午后,阳光斜斜地照在对面黑灰的矮墙上。
    士多店的老板娘坐在店门口的一棵树下,微闭着双眼,身子懒懒地斜倚在身后的树干上,脸上仿佛沾上了一层黑灰,暗暗的,没有一点光泽。士多店是一层三米来高的砖房,左右各一间,很宽的卷帘门。士多店的铺面以前做过五金,从马路对面望过去,还可以看到墙上大片大片的油污或油烟一类的东西,石膏板的吊顶也破破烂烂,两三排货架上,稀疏地摆了些方便面、米酒之类的东西,看起来也暗暗淡淡的,似乎很久没有挪动过了,或者上面也已经布满了一层薄薄的尘灰。小店门口,老板娘背靠的树前,眠着的的媒球炉上面,放着一口大锅,锅上面罩着一个裹着纱布的半穹形的锅盖。从锅盖四周的边缘,微微地冒出一丝丝热气,飘散在有些干冷的空气中。旁边一张高凳上,长方形的铁皮盘子里散着几个金黄色的麻圆。
      
    李天昌半躺在厂门口的一张破木椅里,有些愁眉苦脸。工厂已经停工好几天了,李天昌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清闲和空虚,更多的是挥之不去的焦虑和担忧。以前,他很少待在工厂里面,整天在外面忙着买材料、送货、联系客户、应酬。工厂开工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去年年初开张的时候,这一片工业区到处是机床的轰鸣声,十分繁荣。路上也到处是送货接货的人们,车来人往,象赶集一样。各家的厂门口前,随时都有人光顾,谈生意,论价钱,声音洪亮,笑声爽朗!人人脸上都很有光采,象抹了一层油,挂着满意和满足的的笑容。说这是一片工业区,其实不过都是一些很小的五金加工厂。一般都只有三五台机床,三五个工人,三五个工人里面,还是一两个是自己家里的人。工厂也大多没牌没照,工商也很少来查。大家都心知肚明其中的潜规则,有工商人员下来时,背地里塞给三五百块钱,问题也就解决了。也没有人过多地关注这一片充斥着矮房门面的所谓的工业区,也往往是三五天关闭一家工厂,三五天又有新的工厂开门营业。
      
    大学毕业后,李天昌在一家大的五金厂做了五六年工程师,上大学时学的也是机械方面的专业,加上也认识了一些客户,经过一段时间的斟酌,去年年初,李天昌毅然辞掉了工作,东拼西凑借了十来万,加上自己的十来万,买了两台二手的车床,一台二手的磨床,一台二手的钻床,在这片工业区找了一间四五十平方的所谓的厂房,每月房租1500元,红红火火就开工了。招了两位车工,拉上家里做农活的弟弟、五十多岁的父亲,加上自己整理图纸、技术指导、买材料、送货,母亲每天做饭。开张后,生意一直北京中科医院好不好都比较好,每天忙个不停,接单、送货、找新的客户,李天昌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憧憬!五金加工业务每一单款不多,一般一两千块钱,多的也不过近万,因此,款比较好收,一般是当月收上个月的余款。去年年底的时候,为方便送货,李天昌用手头的五六万加上再从亲戚那里借来的四五万买了一辆车,解决了风里来雨里去骑摩托车送货或者租车送货的历史。同时,他又购置了一台二手车床,多招了两名工人。
      
    年初的时候,李天昌还告诉家里人,生意这么好,到年底的时候,该买一套房子了,先付上首期,贷一部分月供。家里人跟着自己,从老家过来,挤在租来的两房一厅里,很不方便,况且,一个月八百元的房租也不便宜。如今这光景,虽然说房价一个劲地往下掉,没想到生意状况却是这样的糟糕,还拿什么买房?
      
    “怎么会这样?”李天昌苦脑地想,阳光斜斜地照在他的脚旁,一阵阵凉风吹过,他打了一个寒噤。马路上,似乎很久没有人打扫了,到处是落叶、纸屑、塑料袋......在风中扬起又落下,打着旋。
      
    士多店老板娘倚靠的树,是那种常年绿的,细细小小的叶,浓浓密密,虽然,南方的冬天不是很冷,树叶却也显得有些暗灰。一只小鸟摇摇摆摆,从马路一侧的另外一排厂房飞过来,穿过马路,停落在树上,低低地鸣叫,在枝间跳跃着,找寻着食物。小鸟瘦小得可怜,羽毛也显得有些焦燥。老板娘翻动了一下身子,耷拉着眼皮,侧靠着树又睡着了。
      
    八月份的时候,电视上、报纸上到处都是美国次贷危机的报到。工业区却依然火火红红,人来人往,机器的轰鸣声没有停歇的意思。李天昌仍然整天忙得团团转,似乎没有闲暇去关心美国的金融危机。
      
    九月份,情况越来越糟,金融危机扩大,很快就波及到了全世界。似乎,在一夜之间,中国的经济也受到冲击。虽然,电视上、报纸上仍然在正面宣传中国的抗暴能力如何如何的强,但是,无可争辩的是:银根在收缩!买材料时必须先打款再发货了,货款也愈来愈难收。金融危机似乎伴随着更大的信任危机,人们变得失去耐性,人人自危,良好的诚信合作氛围在一夜之间崩塌,人们不再那么亲切、可信!破产的工厂越来越多,明显的,李天昌所在的工业区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机器的轰鸣声渐渐地沉寂下去,路上也少见陌生人的来往了。停电的日子,不再有发电机的声响,工业区一片死寂!城北,靠江边的一排排材料店、工具店全国白癜风医学高峰论坛,往日里生意十分兴隆,厂家送货的、提货的车排满了江堤的马路边。如今,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店铺关了一家又一家,剩下的也在盼着光景过日子。开着的店铺门口,有人铺了桌子在太阳底下打,搓麻将。
      
    刚开始,李天昌还很乐观,他相信这样的情况会很快过去,他依然每天起早贪黑,不停地忙碌。别人在收紧银根的时候,李天昌将流动的资金全部用来买材料,该回收的款拖的时间却越来越长,有的甚至无限期地被拖欠,很多次,李天昌上门催款,连老板的面都见不到了。此时,李天北京中科白巅疯医院昌才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有些晚了,手头剩下不到一万块钱的流动资金了。再过一段时间,恐怕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了。十一月份,活越来越少,实在没法,李天昌辞退了剩下的两名工人,父亲、弟弟、加上自己,三个人做不多的一些活。联系客户、送货、买材料的时间少了,李天昌整天出去催款,催到手的却很少。李天昌也不敢再接赊欠的活,哪怕是有信用的以前的客户。对于有馀欠的客户,必须把以前的欠款打到账上,再接做新的活。遇到新的或没有欠款的客户,李天昌干脆要求对方先付30%的货款,发货时再回收剩下的货款。事情越来越少,李天昌的眉头越邹越紧。年底,一部分欠别人的债又到期了,欠款再不能及时回收,欠别人的就无法还上,怎么办?
      
    一辆空的小货车从前面的马路上飞驰而过,扬起漫天的尘土。士多店的老板娘还在甜甜的睡梦里,灰尘扑落在未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骗人吗盖起来的麻圆上。望着自己停在路边的车,裹上了厚厚的一层灰,李天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年后情况也许会好转吧?”李天昌想,“坚持到年后三四月份,如果还不见好转,也只有将机床处理掉还债了。”
      
    2008-12-8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