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家庭会议

家庭会议
      
   
    韩延东主持的家庭会议,在初春淅淅春雨敲打屋檐的“嘀嗒”声中进行。韩延东的笔记本上时间地点下面、内容之后赫然写着,这是他离休后召开的第三次家庭会议。
    屋外的光线已然黯淡,客厅的吊灯打开,投射出鹅黄色的光亮。电视的声音已经被韩延东消音,只能看见屏幕上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有一下没一下的张合着嘴。会议主持人韩延东占住的了客厅的主位,身子脑袋差不多已经把电视好的医院论述用药的注意事项屏幕遮掉,所以大家都彻底放弃看电视的企图。
    用毛巾揩着手走进客厅的二媳妇林忠芳,算是迟到了,有点不好意的把身子支在沙发上,没有落座。每次家庭聚会洗碗的工作都是她承包的,所以晚饭后总是她最后来到客厅。林忠芳的丈夫韩国平,把屁股挪了挪,在哥哥韩国强之间腾出一块地方,然后用手示意自己媳妇坐下。见林忠芳没有理会自己,也就作罢,随手从老头子放在茶几上的“黄天子”抽出一支香烟,自己给自己点上。韩延东对老二心里有气,也不拿眼看韩国平,习惯地用右手的中指敲了敲茶几,说道:“开会了。”
    韩延东的家庭,在他精心维护下,走到现在,家庭成员一个都不缺。他和他老伴构成最高领导层,下面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妇构成中层,二个孙女构成基本群众。这个框架被韩延东认为是最稳定和谐的。在局长的任上,他常常把他家庭拿出来强调团队团结的最要性,借用圣贤之语是:“治大国若烹小鲜”,然后自己发挥:“反之,家庭都管不好,你还能够管理好一个部门吗?”他太重视团结了,以至于离休后,也不忘组织家庭会议,强调家庭团结的重要性。
    本来他还准备在开会前,让大家都高唱《团结就是力量》,后来看见大家不是迟到就是早退,一点兴头都扫完了,便不准备搞这样的形式了。单位上领导不好当,家庭的领导更不好当。三次家庭会议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
    “今天的会议,我主要谈两个方面……”,韩延东简短的开了头。这时候,大孙女茜茜的电话响了。这个姑娘喜欢周总,响铃设置的是周总的《双截棍》:“快拿出双截棍,哼哼哈哈;快拿出双截棍,哼哼哈哈……”。韩延东的老伴是最讨厌周总的。她认为一个连话都说不清楚的歌手,就不值得推崇。所以一顿的喝止。大孙女撇着嘴,到阳台上去煲电话粥。这么一打岔,韩延东刚刚建立的会议氛围荡然无存。老韩两条粗浓的眉毛拧动着,配合着大口大口的抽烟,表现出异常的愤怒。
    大儿子韩国强大学毕业后,就到了韩延东分管的局里任职,而且升职很快,从科长到业务处的副处长。与老爹在一起,耳濡目染,知道老爹的性情,也习惯了老爹的做事原则。他自然要维护老爹领导的尊严的。
    “小茜,你太不像话了,老爷讲话你打电话!”呵斥归呵斥,但是并没有实际的行动。尽管如此,老韩心里还是舒服了一些,于是接着开讲。
    他说的两件事,一件是强调了家庭成员的团结。老生常谈,但是老韩发挥充分,通过事实举例,说明近期家庭中许多影响团结的问题,不仅存在,而且还有蔓延之势。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大家自己对号入座,都是心胳膊上为什么有白点知肚明,不免有些尴尬。老韩见自己的话收到了效果,马上讲了第二件事。
    第二件事情就比较具体了,老韩要求一家人,必须一周进行一次团聚。他的理由还没有进一步阐述,小孙女首先就跳起来反对。
    “我星期六参加外语复习,星期天参加钢琴学习,晚上还有家庭作业,你们大人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婷婷没好意思说出真国际白癜风治疗方案注意复发的保护实的想法,因为只有星期六、星期天,她才有每天两个小时的上网时间。家人的团聚,在她看来,着实是不能和网络给她带来的快乐可比的。特别是这个爷爷整天一本正经的唠叨,她实在是受不了。
    自己女儿带头反对,韩国平知道自己不站出来说两句,老爷子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没礼貌的东西,这个家里你有什么资格发言?滚一边去!”
    韩国平也不愿意搞什么家庭团聚,他手头紧的时候,从呼和浩特有多少皮肤科的医院效果好的有那些老爷子那里要钱,没有办法了才承受一顿唠叨。要是有事没事都让老爷子教育开导,那不是自找罪受。再说,星期六、星期天正是和哥们饮酒言欢的时间,美好时光总不能都给耽搁了。他心里这么想,话还是要顺着老爷子说。
    “家庭团聚可以加强家庭成员之间亲密感和集体荣誉感,是传统教育的一部分,哈哈,对吧,爸爸!”
    韩延东对孙子是溺爱的,也不怎么和她们计较,看到二儿子难得说句像样的话,还真是高兴。
    “说得不错呀,国平。”他说着,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儿子一支。韩国平受宠若惊接过,俩爷子你给我点火我给你点火,呈现出少有亲密姿态。两个媳妇相视一笑,都觉得这场面怎么看都透着滑稽。
    大儿子韩国强自然是不会反对的。但是他也提出了一点:“现在处里加班多,如果遇上加班,能不能顺延一天。”
    没有原则问题,于是提案得以通过,算是皆大欢喜。
    这时天已经完全落黑了,淅淅沥沥的春雨下得更大了些,韩国强、韩国平两家人提着从老爷子家里顺走的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前一后离开。
    韩延东老俩口站在阳台上,目送自己的儿孙们的背影远去。韩延东好像想起什么,嘴里嘟囔着说:“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老伴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两人目光一交合,老伴才看见韩延东眼睛湿湿的,目光迷茫散乱,心里不禁也是一酸,便用手把韩延东的手用力握住,久久没有松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