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那盆文竹_0

那盆文竹
      
   
    我原本是不太喜欢花草的,或者说不喜欢摆弄那些花草。总觉得麻烦而徒劳。
      在遇见伟之前,我的生活平静而规律,或者说有些呆板:每天上班下班,考证,晋升,在那一群男人为主的天地里小心翼翼,巴结讨好,混淆着自己的性别。
                     
      伟是公司总部调过来的经理,听说华南片区市场都是他打开的。他刚来我们公司时,我出差了。等我回来时,公司里所有的女性都涌现出一股骚动,和平日里冷若冰霜或挂着太过职业的笑判若两人。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啊。
      回来那天刚赶上每周例会,见到了伟的滔滔不绝和异于常人的思路,当然也见着了他的英俊、潇洒。说实话,心没动是假的,只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我知道自己是块什么料,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上。
                     
      那年的中秋节晚会在伟的织组下格外热闹,女同胞们争相邀请他跳舞,我却一个人到窗外,手里端着一怀红洒。看着天空的那一轮明月,思绪飞到了童年:那时的中秋,母亲总给我们姐妹做好多的月饼,还有许多小吃,然后一家人坐在院子里赏月聊天,而我们几个小孩总在那里嘻笑打闹,大人们就望着我们呵呵的笑……
      “怎么?感触多多?”突来的声音打断了我,回头就见伟也端着一怀红洒站在身旁,近的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我向旁挪了挪,没说话。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他说完抿了口洒,却没有走的意思。
      “这里又不是我的,我也没想什么,无所谓打扰!”
      “哟,口气挺冲的?怎么你对我有仇?”
      “何以见得?”
      “你不像那些女同事……”
      “不像那些女同事对你好,是吗?”我哼了一下。
      他也不回话,自顾自地说起来,说童年里,每逢中秋,他父亲总是买好多月饼,他母亲总是做好多小菜,一家人吃了饭就去电影院看电影,看完电影,他总是在父亲的肩上,骑着他,去追赶他母亲,一路留下明朗的笑声……可是,后来出了一场车祸,一夜之间他就成了孤儿。
      我说故事编的很动听,接下来应该是这个孤儿如何奋斗的血泪史了吧。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眼中有滴晶莹在晃动。
      我向他举怀,说了声对不起。
      我问干嘛和我说这些,他说不知道,他以前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呢。
      那晚不知怎么的,我也非常反常,并且絮絮叨叨的讲起了[url="http://m.39.net/pf/a_6185583.html]白癜风标本兼治"[/url]我故事来,还不停的喝洒……
      等我再次能思想的时候,我已躺在我的床上,睁开眼就看见伟在我屋里转悠,见我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你的家很整洁,但没有生趣,你应该放些花草在屋里的。这样生活就不会那么压抑。
      我说我对养花一窍不通,那些花到我手中保管没几天就会死。而且也没那份闲情,我不像你已有所成就,我还得为生活奔忙。
      伟说这与成就没有关系,如果生活只是为了生存,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会快乐些。而快乐的人会有更多的激情去挑战生活。
      我哼哼,懒的跟他争辩。这时忽然想起他怎么在我屋里。伟说我那晚喝醉了,是他送我回来的,还吐了一地,也是他为我打扫的。
      我面带歉意,说:不好意思。他说,没事没事。为了感谢他在对我醉后的照料,我特地做了一桌好菜。虽然许久没有下厨,他还是说好吃好吃!并且第二天他就送了我一盆文竹,说这不是花,是草,而且好养,终年常绿,经常看对眼睛好。还对我说,你看那叶子,绿绿的向四周伸展,像不像一朵朵青云。我说还平步呢!然后我们就大笑。
                     
      在那之后,我们的关系变的有些暧昧,女同胞们对我的态度也一百八十度转弯,说我以前假正经。我也懒得去理会,只是每次上班有了一份期待。经常下班我们会“无意”地碰到,然后一起去吃晚餐,然后他开车送我回家,说要去看看他的青云。
      因为有了文竹,从此我的生活变的不一样了。我每天会早起几分钟,去看它,去给它浇水,看它那不同深度的绿叶慢慢伸展。
      后来我还去买了许多花草,来陪伴它。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它,因为那是伟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和伟一起,我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常在周末一起去郊外踏青,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坐翻滚列车……但我们都不曾说过爱字。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年底,他得回总部开年底总结会了。那一天的天很蓝,蓝的有些刺眼,我送他去机场。握着的手不曾分开,当播音员一再提醒飞机很快将停止检票的时候,他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轻地问:“慧,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若没有说过,我现在郑重地对你说,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泪如雨下,说:“我也爱你!”他说他知道,还说等他开完会回来我们就结婚!我点头。然后他依依不舍地离开!
      [url="http://m.39.net/news/ylzx/bjzkhbzy/]北京最好白癜风医院"[/url]从机场回来,微笑不曾离开过我的脸,我看每一个人都是那么亲切,可爱。回到家里,我甚至抱着那盆文竹亲了又亲。就等着我的伟回来娶我!伟走的那天刚好周五下午,第二天不用上班,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计划着我和伟的未来,很晚了才睡。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伟驾着云向我飞来,说来娶我的。云却是青绿色的。我问那云怎么是青绿色的,伟说平步青云啊,然后得意的笑。又说绿色对眼睛好,而且富有生趣!我就笑了,然后向他张开了双臂……这时却醒了,嘴角还带着笑。一看时间刚6点。
                     
      周一到单位时,就觉得气氛有些异样,许多平日里不和我打招呼的同事都向我问好,并且夹杂着可怜。对,就是可怜!这时几个走的近的同事都过来拍拍我的肩说,节哀,保重!正准备骂他们莫名其妙时,副经理叫我到他办公室去!
      他想了很久,似乎用了很大的劲才挤出几个字,说:总部来电话了。然后又顿了很久才说,伟出车祸了,于上周五凌晨六点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他后来说的什么,我一个字也没有听到,只觉得他的嘴张张合合的,像念咒语,我耳朵嗡嗡直响,唯一的意识就是上周五六点,伟驾着青云来接我,还得意的笑……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url="http://m.39.net/news/ylzx/bjzkhbzy/]北京中科白殿疯怎么样"[/url]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很多人都求我哭出来,但我却没有哭!我只是变的比以前更不爱说话了。眼睛常常定在一个地方,看见的却是我和伟的往日,然后傻傻的笑。
                     
      出院后,在公司领导命令下,我在家休息了一段时日。
      我把我所有的花草都送人了,只留下那盆文竹放在窗前。每天早晨和下班回来都去看它,我发现它越来越茂盛了,那密密细细的绿叶真的像云一样向四周伸展,就像那晚伟驾的云。我知道伟并没有离开我,他只是太想他父母了。他会时常在那文竹云一样的叶子上,对着我得意的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