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冰城琥珀 afolr5fr

一玲珑骰子安红豆   

  “韩冰,你怎么不进来呀!”傅诗婧站在冰场的入口喊韩冰。   

  韩冰拎着轮滑鞋,一只脚已经撤出了换鞋区:“那个,那个,你们玩,我还有事先走了。”没等她冲出这块地,就一头撞上了叶默桥。   

  “韩冰,你干嘛去?”叶默桥是轮滑高手,一路滑过来的,连鞋都省得还了。   

  “不干嘛,我有事,你们玩。”韩冰晃了晃手机,看起来真像有人打给她似的。   

  叶默桥抢过手机:“不让你上场,就坐那坐着就成。”叶默桥从不问为什么,他认识她快十年了,她抽烟,喝酒,打架,赚钱也败家。什么都会也什么都做,却唯独从来不滑冰。   

  韩冰把轮滑鞋放在脚边,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用报纸盖住脸,困了似的。   

  嗖的一下,韩冰的身边滑过一个人,顺手扯下她盖在脸上的报纸:“嘿!你怎么不上场啊?”   

  韩冰嚯得一下蹿起来:“你谁啊!”   

  那人吓了一跳,手上的报纸掉在地上:“不好意思,我认错人啦。”他低头去捡地上的报纸,腕上闪闪的琥珀坠子露在外面。   

  “你报纸,好梦。”男生一阵风似的又滑走了。韩冰捏着报纸呆呆的看着男生的背影,或者说是被那个人华美的琥珀坠子吸引了,她的目光跟着那个男生滑过冰场的每一个角落,看着他360靶此辗酝祭肀吲笥训囊路此ψ判ψ抛诘厣稀?   

  他每做一个动作最闪耀的是他腕上的琥珀坠子,让人看到就能想起一个久远的年代。   

  “韩冰,你看什么呢?”傅诗婧滑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啊,没有,找你们俩呢,人太多了,看不出来。”韩冰坐下来递给傅诗婧一瓶水,回头的瞬间,颈上的琥珀坠子比日光还耀眼。   

  “刚才和你说话那个男的你认识啊?”傅诗婧盯着韩冰问。   

  “不认识,认错人的。”   

  “哦,我说嘛,这冰场就是他的,叫夏頫琰,他整天泡在这,白癜风科学大讲堂你又不滑冰,怎么会认识。”傅诗婧拧开瓶盖,说完喝了口水。   

  “是啊,怎么会呢。”韩冰拎起滑轮鞋走出冰场,颈上的坠子随着她的脚步不停地摆动。   小孩白癜风怎么治疗好

  冰场里,夏頫琰腕上的坠子跟着他滑动的旋律摇晃。   

  二入骨相思知不知   

  韩冰和夏頫琰的缘分要从那两个琥珀坠子开始,韩冰的爸爸和夏頫琰的爸爸是生意上的伙伴,两个人都喜欢收藏琥珀,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去俄罗斯带回两块出自旧俄宫廷的琥珀。夏爸爸的那块给了韩冰,韩爸爸的送给了夏頫琰。   

  傅诗婧的爸爸从国外回来决定给两个公司的其中一家注资,夏爸爸以儿子手上那块价值连城的琥珀作为礼物送给傅诗婧赢得了傅家的注资,抛弃了韩家这个合作伙伴。韩家公司因为没有注资孤立无援而江河日下。韩爸爸卖掉公司的经营权痴迷于琥珀,最终因为那些该死的琥珀韩家卖掉公司的所有股份,买了别墅,为了躲高利贷债主不停的搬家。韩妈妈劳过度,患心脏病离世。韩冰连高中都没读完就混社会iu,被债主骚扰,自己独挡一面。   

  初中毕业之后,韩冰偷偷跑回冰城别墅区找夏頫琰,那时候的夏頫琰不仅是个小胖子,还很笨,在附近的冰场韩冰用仅有的一个小时教夏頫琰滑冰,夏頫琰怎么也学不会。   

  突然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出现在冰场的入口:“韩冰,给叔叔一块糖,权当抵债吧。”然后石家庄专业白癜风医院就像冰场里走过来,伸出手要抓韩冰,夏頫琰拉起韩冰就跑,滑的比韩冰都快。跑到外面的草地上,韩冰回头发现那那人就快追上来了,她催夏頫琰:“頫琰,快跑。”夏頫琰跑不动了,他推了一把韩冰,然后扑到在地上,抱住那个男人的小腿:“韩冰,你快跑,我跑不动啊。”   

  韩冰当时想:我要是强大一点就可以冲过去拉着夏頫琰一起跑了。   

  夏頫琰当时想:我要是强壮一点就可以拉着韩冰一起逃了。   

  小孩子的想发总是单纯的,你是我的朋友,我就怎么样也要想着你。   

  那次冰场上,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韩冰的家越搬越远,夏頫琰的爸爸也对韩家闭口不提。   

  然后两个小孩想着自己的朋友,明眸皓齿,兀自成长。   

  三岁岁长相见   

  韩冰知道回到这座城市,便少不了麻烦,比如债主,比如夏頫琰。   

  叶默桥说去比赛,问韩冰去不去,韩冰托词拒绝了,傅诗婧硬是拉着她去了。   

  她坐在观众席上,身边一群举着旗子拉着横幅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乱喊着夏頫琰,夏頫琰听见有人喊他,回头向观众席挥了挥手,腕上的坠子一闪一闪的。韩冰看了一眼那张笑得欠揍的脸,把颈哪家治疗白癜风效果最好上的坠子塞回衣领下面,   

  比赛的结果让那几个花痴女孩很失望,夏頫琰最后一轮决赛的时候——摔倒了。手腕重重的戳在冰面上,他慢慢的回头看向观众席,四目相对。   

  韩冰攥紧衣角,霎时间回到十年前的冬夜,那个15岁的男孩穿着冰鞋扑到在地上紧紧的抱住那男人的腿背对着她大喊:“韩冰,你快跑。”   

  “哎,走啦!去候场室看看默桥。”傅诗婧拍了拍出神地韩冰。   

  “呀!诗婧,你也来比赛啊。”   

  韩冰闻声回头,看见刚才喊夏頫琰喊到撕心裂肺的女人。   

  “哦,怎么,夏頫琰还好吧?”   

  “嗯,还好的,腿伤复发了,你知道的呀,頫琰哥哥小时候腿受过伤的呀。”   

  傅诗婧点点头,又指了指韩冰:“恩嗯,我们先走了。”   

  “好的呀,以后再聚哦。”那女人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像猫一样,韩冰不会忘——乔尧,第一个赏她巴掌的女人。   

  在候场室,韩冰看见了叶默桥,自然也看见了躺在他临床的夏頫琰。夏頫琰没去医院,只是拿两个冰袋在消肿。他看着韩冰走进来,站在叶默桥的床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韩冰,你打算装不认识我到什么时候。”夏頫琰的突然发问让三个人都怔住了。   

  韩冰的手抖了一下,不自然的背到身后,她看着叶默桥,叶默桥刚一点头,韩冰转身就要走。还没等她走到门口,夏頫琰抓起手边的冰袋朝门口砸去,冰袋落在韩冰脚边,她顿了一下,拉开门要走。夏頫琰急了,从床上跳起来冲到门口,肿的像气球一样的手一把拉住韩冰:“我就问你一句话。”韩冰咬住下唇没吱声。夏頫琰缓缓地说:“债,还清了么。”   

  叶默桥起身一把推开夏頫琰:“跟你有什么关系。小冰,走吧。”说着拉起韩冰的手。   

  “你怎么知陕西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在哪里道和我没关系,我们俩说话你插什么嘴!”他和韩冰进进出出就看不顺眼,比赛有输给他,自然是火气都冲他。   

  韩冰松开叶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