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浅夏夜微凉 oha0r3z5

2016年1月22日——   

  叶凉城,你还好吗?   

  我想你了。   

     

  浅夏沉默地坐在诺大的KTV包厢里,与周围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她手里拿着一杯红酒,漫不经心地搬弄着,她眼神四处张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熟悉却陌生的脸。周围的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笑风生,但是唯独没有那个人,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失落。   

  这是浅夏大一时候的同学聚会,本来她是不想来的,因为她向来独来独往,也没有几个熟悉的同学。但她还是来了,只为了见他一面,但结果却是失望的,叶凉城没有来……   

  这三年来,她努力地尝试着淡忘他,但她始终是没有做到,心心念念的都是他。呵,浅夏别傻了,他不会来了,他或许早已忘记你了。   

  武汉治疗白癜风去哪里[/url[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guanzhubaidianfeng/xueshulunwen/1550.html]脸部白癜风能吃激素吗]“同学,你有看到叶凉城吗?”   

  “你不知道吗………………”   

     

  四年前——   

  南方的盛夏热得跟个烤炉似的,白种人都晒成黑种人,白馒头都能烤成黑馒头。   

  浅夏撑着雨伞,但还是挡不住毒辣的太阳,她无奈地擦着脸上的汗,继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她向来都是一个人的,白癜风是怎么引起的更何况大学开学才几天,她一个人也不认识,也懒得去认识,反正她都习惯一个人了,也无所谓了吧。   

  浅夏走着,突然在脚边看到一张校卡,她弯腰捡起来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前少年的脸,他有些俊朗立体的五官,剑眉星目,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看起来玩世不恭,眉宇间透露出一种桀骜不驯的气质。   

  嗯,叶凉城,名字挺特别的,浅夏在心里想着。   

  浅夏站起来,看着不远处有一个身材修长的男生在走着,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浅夏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这一定是叶凉城。   

  浅夏快步追上那个男生,在背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男生回过头来。浅夏的直觉果然没错,眼前的人跟校卡上的照片一模一样,连气质都是一样的。   

  “同学,你的校卡掉了。”浅夏把校卡递到他面前,因为是同学,浅夏勉强挤出一抹微笑。   

  然而叶凉城却没有伸手拿回校卡,他只是上下打量着眼前长相清纯甜美的女孩,突然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深邃的桃花眼弯成月牙的形状,痞痞地说:“美女,你寂寞职场女性的共同敌人吗?”   

  浅夏的笑容僵住,她用厌恶的眼神看了一眼叶凉城,逃也似的走开了,可是她却忘了把手中的校卡还给他。叶凉城看着她那倔强的背影,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后便转身走开了,只是他不知道,他的背影也一样倔强。   

  浅夏对叶凉城的第一印像就是:名字挺特别,浪费了一副好皮囊的地痞流氓。   

  浅夏回到宿舍,里面没有一个人,大概全都跑出去玩了吧,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浅夏无奈地扬起一抹苦笑。看着手机握着的校卡,好像烫手山芋一样,把他扔了,她不是那种人,再一次还给他?浅夏一想起他那痞痞的模样,就觉得厌恶,她不想跟这种人再有什么交集,因为,她看不懂他。   

  第二天,浅夏来到教室,不经意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不远处的男生,顿时感觉天雷滚滚,不会吧,那个痞子叶凉城怎么会在这里?他难道是自己班的?好吧,班上几十个同学她能叫出名字的不超过十个,不认识叶凉城也不足为奇。   

  坐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玩弄着手机的叶凉城感觉到有人再看他,抬头一看,在看到浅夏后,眼里闪过一太原白癜风专科医院抹惊讶。他咧嘴一笑,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依然是昨天那痞痞的语气:“嗨,美女,又见面了。”   

  浅夏低下头,不再看他那深邃的桃花眼,多看一眼就好像会沦陷在他那深不见底的黑眸里,她讨厌这种感觉,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   

  她把背包翻了个遍,终于在最底层找到了叶凉城的校卡,她把它随手扔到叶凉城的桌子上,然后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拿出一本书漫不经心地看了起来,不敢再看叶凉城那张痞子脸。   

  叶凉城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浅夏的侧脸,随后继续埋头玩着手机,到他的心思也完全不在手机上。   

     

  青春那样斑驳,有了感情,就有了伤痛,有了伤痛,寂寞也就随之而来,最后,都变作了成长,失去的,总会让你得到你不曾拥有的。   

  周末,浅夏一连做完了好几份兼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那个所谓的家,尽管现在是夏天,但她却感觉到冷冰冰的,因为心已经凉了,瘦弱的身体被灯光拉长了影子,也许只有影子才会永远陪着她。有时候,她真的很想歇斯底里地痛哭一场,宣泄对这个冷漠世界的不满,但她知道,她没有这个资格。   

     

  叶凉城靠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摆弄着遥控器,电视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沙发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望着叶凉城的眼里满是无奈。   

  “以后,别在惹事了。”语气里满是无奈,他从包里拿了一叠钱,轻轻放在桌上,就出门了。   

  叶凉城不屑地拿起桌上的钱,狠狠地一甩,红色的钞票如同花瓣一样轻轻飘落,红得耀眼。   

  从桌子上拿了一支香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听说,吸烟的时候吸得深,吸进肺叶,就会很痛,甚至,可以掩盖心痛。   

     

  城市的夜晚很繁华,繁华得有些寂寞,寂寞得有些嚣张。   

  凌晨十二点,浅夏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她那所谓的父亲还没有回来,呵,肯定又跑去喝酒了。拿起手机,打通了电话。   

  “你在哪?”   

  “呃……浅浅……我没……没喝酒……”电话那头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夹杂着低俗的音乐声,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浅夏决定去酒吧找人。   

  夜晚的酒吧无疑是喧嚣的,低俗的音乐从酒吧里传来,夹杂着尖叫声,欢呼声。人们借着狂欢,来填满心里的寂寞,可狂欢过后呢?又是无边无际的孤独。   

  浅夏站在酒吧门外,犹豫了一会,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她讨厌这种热闹的场面,这样更显得她孤独。   

  在里面找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人,就在浅夏决定离开的时候,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拦住了她。   

  “小妹妹,晚上一个人来这里可是很危险的哦,让哥哥来保护你。”猥琐男用他那色咪咪的眼神打量着浅夏。   

  浅夏厌恶地看了他一眼万,然后从他旁边走出去,但猥琐男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浅夏用尽全力都挣脱不开。   

  “放手!”浅夏的语气里有一丝慌乱。   

  “亲爷一口,爷就放开。”猥琐男说着,便将他那香肠般恶心的嘴唇靠近浅夏。   

  闻着那满身的酒气,浅夏只感觉到一阵恶心,她无力地挣扎着,周围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