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江湖》之目击_0

《江湖》之目击
   
      
   
      过了收费站,车上的乘客其实只剩下张老汉和一个年轻人了,老汉刚在城里看了孙子,虽说儿子媳妇都挺热情的,可他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好在这么晚还有最后一班公交车,终点站离家也就不远了。老汉身后坐的年轻人,不到二十岁,像个大学生,花家里的钱一点都不心疼,一个劲地打手机,打得老汉头直摇。
      
      
      天越来越晚,路上越来越冷清,车也越开越没劲,售票员在打瞌睡,司机也没了精气神,整个车像睡着了一样。是一次停车才撑开了老汉的眼睛,朦胧中上来三个人,一身的酒气,年轻人厌恶地让了让,好像生怕粘上什么似的,两个人拖着中间的那位径直走到最后坐下,一句话都没有,老汉的手哆嗦了一下,不自然地收了回来,车继续往前开,售票员动也不动,连票都懒得卖,可老汉却浑身不自在,他身上包里到处乱找,嘴里喃喃自语:
      “这钱包到哪去了,怎么搞的?”他猫下身子,地下也没有,这下他急了:
      “有人偷了我的钱包,你有没有看到?”
      年轻人摇摇头。
      “你刚才上车时靠了我一下,准是你,快把钱还我”。
      年轻人瞅了他一眼,鼻子动了一下,没理他。
      “不行,你让我搜”老汉上去揪住年轻人。
      “你敢”,年轻人来了气。
      “不行我们到派出所去”。
      售票员打了个哈欠:
      “你们别在车上打,派出所马上就到”。
      
      
      车未停稳,老汉揪着年轻人就下了车。
      派出所里非常热,电扇呼打呼打地扇着,见到警察,老汉终于松了口气:
      “同志,我来报案,我在车上……”
      “我没偷他东西,这老头胡说,我是大学生,身上没什么钱,更没钱包,是他胡说”。
      “都别吵,一个个说”,警察轻轻敲了一下桌子。
      “好我先讲,我报案,在车上,我,吃水果需依体况我”。
      “你歇一会,你先说”。
      “这老头坐在车上根本就没动过地方”,年轻人整理整理被揪皱的衣服:   “我也没碰过他,车上就我们俩,没有别人,他钱包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丢的,与我无关,不相信你搜,我身上就二十块钱,根本没有钱包,这么晚了,我要回家”。
      警察仔细检查了一遍,冲着老头:
      “钱包呢?人家大学生会偷你一个乡下人钱包?你自己老糊涂了吧”。
      “同志是这么回事……”
      “不行,现在没车了,他得付钱给我打的”。
      “对,你要付十块钱给他打的”。
      老汉无奈,只得拿出十块钱,警察接过钱:
      “我说你糊涂了吧,这钱包不是好好的吗”。
      “是啊,我根本就没丢钱包,他也没偷我钱包”。
      “行了行了,没偷就好,”警察已经不耐烦了:“都走,别妨碍我啊”。
      老汉被他推着往外走,回头看见桌上的电话:
      “同志,电话给我用一下”。
      “电话不要钱呀,走吧,不然告你妨碍公务,快走啊”。
      “可我真要报案,真的”。
      可门已关了,老汉急得一跺脚,追上年轻人:
      “小伙子,对不起,是我不好,搞错了,麻烦你把电话给我用一下”。
      “对不起,欠费”。
      “我打的是免费电话”。
      “没电”。
      
      
      老汉沿着马路往家走,路上碰到一个IC卡电话,他急忙过去,一打,坏的。总算到了一个加油站,他拿起路边的电话,哆哆嗦嗦地拨了号:
      “你好,这里是12澳洲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在哪0急救服务中心,请说清你的地点和病情……”
      “对不起,我报警,可能打错了”。
      对方已经放下了电话,他只得挂上,继续,这回没人接,他挂上,再打,这回有了声音:
      “110指挥中心,有什么事?”
      “我报警,13路公交车上有个死人”。
      “请说清楚你的地点”。
      “我说不清,反正是个加油站,车上有两个喝了酒的人,不,其实他们没喝酒,只是一股酒味,虽然有酒味但不像是喝了酒的”。
      “恐怕是你喝多了吧?”
      “我喝得不多,不不,我根本就没喝,我就是要报案,到派出所派出所把我推出来,我只好跟你们讲。”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笑声:
      “好,有案快报”。
      “那车上有个死人,就是那两个人上车时拖上来的,我看得出,中间那个人其实已经死了,肯定是被那两个人杀的。”
      “你怎么知道那不是酒喝多了呢?”
      “我当过兵,我知道,喝多了脚是软的,可那人脚都直了,肯定是死了,你们快查查”。老汉一边说一边直抖,脸上的汗珠往下直掉。
      “我也当上有白斑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过兵我怎么不知道,好我来查查,……不对,13路车早就到点了,你乱报些什么,这么晚了,快回家去,再不回去可能要找120了”。
      张老汉再想说点什么,对方已经挂线了。
      
      
      第二天,张老汉醒来时已是在镇医院的病床上,昨晚他好不容易回家,把情况和老伴一说,谁知被心疼钱的老伴一顿数落,老汉既委屈又冤枉,一气之下就喝了农药。老伴守了多时,脸上泪早就干了,看到他醒来方才放了心,这时儿子也赶来了,瞪着眼睛:
      “爸,你没事吧,没事就好,可把我吓坏了”。
      “我命大,农药可能也是假的,怪不得打虫子不行,老伴呐,下次不在那家买”。
      “农药,什么农药”,儿子一脸困惑,老伴只好一旁解释:
      “你爸昨晚回来和我吵了一架,哎,喝了农药啦,电话里我也没讲清楚”。
      “怎么会?”
      “怎么不会?”
      “不对呀,昨晚我送你上末班车,你知道出了什么事?”
      “当然知道啦,”老汉欠了欠身:“上面有个死人”。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看见死人上车的”。
      “今天早上在车上看到三个死人,一个是驾驶员,一个是售票员,还有一个是乘客,是一个民营企业家,据说很有钱,我还以为你出了事呢?”儿子患上白癜风有可能会不会影响患者的听力坐在床边继续说:“现在警方和死者家人都在悬赏寻找目击证人,凡提供线索者有重奖”。
      “目击证人?”老汉坐了起来,苦笑道:“他们肯定不需要,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