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zdooxsti

夏季临近尾声,秋至未至。一个缭乱了少女心的季节。好不容易熬了一个礼拜,苦逼的高中生总算是有了个假期。顾清河是省重点高中,一个礼拜也只有一天的休息。   

  “清河,我回去了,你这个礼拜是不是住校啊?”管悦正在整理书包,看着坐在位置上认真写着作业的顾清河,问道。   

  “嗯。我不回去了,这礼拜她住校。”清河连头都没抬一下。   

  “咦。”管悦故意拉长了声音,“那就祝你们两个,嗯,额,早生贵子。”   

  “多谢了。”   

  “切,我先回寝室了,等等自习教室见。”   

  “再见。”清河摇了摇手,却始终连头都没有抬起过。   

  管悦走出了门,认真地往教室里看,就如同清河认真地看着题目一样:清河,顾清河,你眼里心里就只有慕乔两个字了对么?连和我大哥招呼都懒的了?管悦深呼吸了一大口,难受地走掉了。   

  慕乔正好从对面走来。管悦认识慕乔,慕乔不认识管悦。管悦看着那个有些蹦蹦跳跳的慕乔,忍不住加快了步伐,只为逃离这一切。班级里一个人都没有了,除了那个叫顾清河的人,慕乔小心翼翼地坐在了顾清河的前面,坐在了管悦的位置上。   

  “等我做完这道题。”清河抬起头,微笑着看着慕乔。慕乔也笑着,点了点头。   

  慕乔看着清河用那只黑色的笔流利地写完了一道数学题:“小伙子,写的不错啊。”   

  清河开始整理书包:“如果我连这点能耐都没有,凭什么喜欢你啊。”   

  “有道理。我们去吃饭吧,我想吃北京中科白癫疯......想吃好多好多。”   

  “吃货啊,答应你。不过我先要会趟寝室,泡壶热水,不然晚上只有冷水了。还要给爸妈打个电话,不过很快的,不会饿着你的。”“你以为我晚一分钟吃饭就会死么,开玩笑。你慢慢来好了。”清河笑着看着慕乔。   

  清河和慕乔来到了寝室底楼,清河拿起早上就放在热水房的水壶跑了满满的两壶水。“诺,给你。”清河将一壶热水递给慕乔。“我不要啦,你自己用好了,寝室长应该会泡水的。”“你们寝室长住校?”“嗯,我们班就我和她住校了。你们班呢?”“哦。还有两个女的,一个还是我前桌。”“你把热水壶拿上去吧,我在男寝楼下等你。”“好,乖乖等我哦。”“我很乖的啦。对了,记得把寝室里的伞拿了,等等可能会下雨。”“好。”清河上了楼梯,慕乔在男寝下面看着他走上去。   

  没过两分钟,徐冬瑜走了过来。“慕乔,你怎么在这儿?”慕乔转过头见是冬瑜,便打了个招呼:“hi,冬瑜,我在等清河。”“那你急么?”“不急啊,怎么了。”“那太好了,陪我回一下寝室吧。”慕乔犹豫了会,经不住徐冬瑜再三请求,终于答应了下来。清河处理好了所有的事,急急地跑了下来,笑着想着怎么给小乔买什么吃的。等下来的时候,却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了人,心里一下子也空了下去。瞪了一会,也不见慕乔出现,也许小乔饿着了,要去食堂了。抱着那么微小的希望,清河去了食堂。慕乔等着徐冬瑜做完了她所有的事,也火急火燎地感了下去:“寝室长,我先去找清河了啊。”见慕乔跑得这么快,徐冬瑜喊道:“慕乔,楼梯上你小心着点。”“知道啦。”   

  慕乔很快就到了男寝下面,在一个阶梯那儿上下踩动着打发时间。等了许久都不见清河下来,一个人无聊,便从书包里抽出一本安意如的书——《只是当时已惘然》。雨开始一点一点下了,慕乔站着一棵树下,雨落在她身上就小了很多。看了很久,她的心早已乱了。一个家长走过来,看着慕乔淋着雨,那个小巧的慕乔穿着的短袖湿了一些,一个家政看见,赶紧把伞撑在了慕乔头上:“小姑娘,阿姨石家庄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给你撑撑伞,你看你都淋成什么样了。”“谢谢阿姨,阿姨我不用。”慕乔固执地往旁边挪了一会。“小姑娘啊,你都湿成什么样了。我也是等我儿子,我儿子是高三的,他还没放学,阿姨也要等人,能给你撑一会伞就撑一会。”那位家长把伞继续移了移,慕乔的头上撑起了一片蓝色,那把蓝色的伞。清河也有这样一把蓝色的伞,慕乔心里想着。“谢谢阿姨。”“小姑娘你再等什么人么?”“嗯,再等一个朋友。”慕乔继续向书看去。“啊呀,你们这个学校的学生就是努力啊。”慕乔没说话,朝那位家长笑了笑。那位学长的家长问了些学校的事,慕乔有一句每一句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每一句地回答着,雨一会大一会小,慕乔的心却早已平静地如春水一般了。清河,我知道你不会来了,我早知道你不回来了,可我还是要等,我要等,等你很久很久,只是为了证明,你真的不会来了。清河,清河......雨滴近了慕乔的眼里,滴近了她的心里。又过了一会,学校的铃声响了,那是高三的放学铃。慕乔听见了,终于说:“阿姨,我要走了,我等的人他可能已经走了。”“啊。那小姑娘你小心点啊。”“谢谢阿姨。”慕乔走了,带着她的伤心走了。   

  慕乔回了自己的教室,教室里空荡荡的,她的心也空了。她继续看着书,无心地看着书。教室的门突然转动了,慕乔笑了,她以为她的清河来了。进来的是徐冬瑜,慕乔的笑凝固了。“慕乔,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呀?”徐冬瑜问北京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没什么。”“哦,那慕乔,我出去玩了,等等回来了啊。”“嗯好。”徐冬瑜走了,教室里只有慕乔一个人了。徐冬瑜出去了半个小时回来了,慕乔看了半个小时的书。徐冬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理着自己的玩意儿。门转动了,进来的是清河。慕乔一看到他,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慕乔用手抚了抚流海,用头发遮住了眼睛。   

  “顾清河,你来找慕乔了啊。”徐冬瑜笑道。   

  清河没说话,走到了慕乔身边,慕乔将头偏了过去。“怎么来班级都不跟我说下呀。”清河宠溺地说道,清河将手伸了过去,想要摸摸慕乔的头。慕乔忙将他的手推开。“怎么了呀。”还是那样温顺的清河。慕乔的眼泪多得让她睁不开眼睛了,清河看着那个低着头的人儿,想要伸手将她搂住。慕乔站起来,清河本以为慕乔是要迎上自己的怀抱的,没想到那个女孩狠心地将自己推开。“小乔?”清河压抑着自己脾气。“放开我。”“小乔。”“贵州哪家白癜风治疗最专业你放开!”慕乔耍脾气似地蹲在了地上,清河奈何不了她,无奈道:“小乔,告诉我,好不好?”“你放开。”清河看到了那张全是泪水的脸蛋,心疼了起来,所有的脾气都化为了对慕乔的疼爱。清河将手不自觉地松开了,慕乔一个人冲了出去。徐冬瑜不解地看着这一切:“顾清河,你们怎么了。”清河很是烦躁地踢了下桌子,既然静下编辑评语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你长得不好看,不美丽,不聪明,不温柔...但,天使会安排一个人,让他(她)来爱你,没有理由地中国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爱你。青春,是该用来荒唐。(作者自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