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守护闺蜜临终 c1vz200j

守护闺蜜临终   

  一   

  去年孩子高考,闺蜜请了两个月的假专心陪孩子。期间来我这里小住,那是个五月,放眼世界,是一派欣欣向荣和生机勃发的苍翠。   

  我不敢有病,一旦有病吓都把我吓死了。这是闺蜜在饭桌上无意中说的一句话。   

  吃过饭,带着醉意K了歌,睡觉前,我们约定第二天早上去爬山,是比赛。   

  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宁静的山中不时传来晨练者的悠长的呼喊,在城里久住的她,被这葱郁的美景和路边盛开的鲜花所陶醉,她步履矫健一路前行,看着被甩出一大截路程的我说:你还天天锻炼呢,我不锻炼你都赶不上。   

  你个老肥,来让我背背你。闺蜜提议。望着她纤瘦的身板,想想自己吓人的超常磅量,我摇着头笑着拒绝。   

  来。她不由分说。背起我走了几步。   

  已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的女人了,重温起儿时玩过的这种游戏,有失体统之下是难以掩藏的童心未泯,我笑的直不起腰。   

 海口白癜风医院 八月,孩子高考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她给我打来电话:咱姑娘考上大学了。挂断电话我叫了两个好友立即前往市区,他们一家三口在饭店已经等候多时了。饭桌上,为她对我的热情劝酒,我划清界限改口呼她为嫂子,一出口,她老公谢兄就眉飞色舞地喝彩。   

  十八岁的准大学生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起初是一头雾水,她站起来立场坚定地进行反戈:阿姨,众所周知你是我妈妈的同学、发小和闺蜜,你怎么能称呼我妈为嫂子呢?   

  坐下说话,孩子。记住,妈妈的闺蜜、好朋友是个叛徒!   

  呵呵,哈哈。笑容洋溢在脸上,笑声在时空里飘荡。   

  二   

  冬天来了,悄然来到的还有闺蜜的一纸判决:肺癌多发性骨转移。   

  2014年的冬天,闺蜜如临了北极的天雪地,很冷很冷,冷的让她生不如死。那个冬天,只有黑夜没有白昼,而且是那么的漫长,漫长得怎么顽强和努力竟也没有走出来。   

  不经意的腿疼,她在自己工作的医院就诊,检查报告一出来,她蒙了:疑转移瘤。怎么可能呢?自己是腰椎间盘引起的腿疼怎么就变成可怕的转移瘤了呢?   

  自己供职的医院在这个小城堪称权威和一流,但相较省城的大医院,医疗水平和技术都落差很大。   

  不是本院的医生接触的病例少而小题大做,就一定是仪器设备出现了问题。她竭力排除着疑惑恐惧的心理,寻找着宽慰自己的理由,但她还是立即带着在本院拍摄的胶片和检查报告,立即前往了省城。   

  医生接过她递过来的CT片子浏览了一下,你和谁来的。医生,我一个人来的,什么情况你只管说,我也是一位医务工作着,你说吧。   

  哦,那我就直说了。转移到这种程度,情况都不太好。医生说话的声音很轻,眼神含上了同情。   

  医生,我想用你们医院的仪器拍摄一张,也许…… 江西最好白癜风医院   

  新的报告单出来了,只一眼,世界就天旋地转了:报告单上的内容与前一张大同小异。残存在内心深处的侥幸和执着瞬间化为乌有,浓如剧的悲哀穿肠而过,她闭上眼潸然落泪。   

  三   

  三姐陪着她迅疾前往省城另一家医院,高价从票贩子手里买了专家门诊号,内心火烧火燎的等待叫号,终于轮到了,进去后,年迈花甲的老医生看了CT片子,简明扼要的问了几句,连白癜风治疗目标病例主诉都没有填写,就结束了问诊。叫号器就播叫下一个号码。   

  大夫,我想住院治疗。没有病床。您现在给我办住院吧。你去住院部吧。惜字如金的大夫冷漠地吐出这几个字,就示意她让开。   

  奔着这负有盛名的医院而来,却遭遇了如此不负责任的医生;几百元买来的一个号,换来的却是几句近乎敷衍潦草的问诊。更离谱的是连住院病房都得患者联系,这太不合乎常理了吧?给病人安排住院,这本该是医生的职责呀!进庙烧香却没有拜到真佛的失落感油然而生。看来自己真是撞上霉运了。   

  三姐搀扶着魂不守舍的她走出了专家门诊,自从在本院查出,她的心就悬了起来,当看到第二张报告单时,她就知道这是一张死亡通知单。从那一刻起,她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宣泄而下福建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在哪里,她滴水不进,没有一丝食欲。几天来内心承受的痛苦和绝望抵达到了极限,她眼前发黑双腿发软,她平心静气后做了个深呼吸,她抓住护栏向下看去,护栏下面是人满为患的一层层廊道,最下面的一层大厅更是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人头。   

  这是哪里?哪来的这么多人?她有些恍惚。哦,这是省城的大医院,自己正置身于其中。来这里干什么?   

  她想从这里跳下去,的念头一闪而过。   

  以往的这个时间,自己不是在产床前忙碌,就是身着白大褂仪态万方地出现在工作了28年的科室。她很喜欢自己的那份职业,年轻时,她是这样向人介绍自己的职业:天使般的助产婆。   

  上班下班,循规蹈矩了28年的生活方式,被一纸诊断书打破和改变了。守护健康的医务工作着,现在沦落到了病人的行列。她依着护栏心如刀绞。   
治癜风
  先住院,再治疗。求生的本能,激励她擦干了眼泪,同事给了她一个这家医院骨科副主任的电话,攸关生命的大事,必须面对面嘱托求人。   

  不来不知道,一来真是长了见识开了眼界。骨科住院部的规模恢宏庞大,占据了一座20余高层的办公楼。她在大厅乘电梯来到了副主任的办公室,副主任也还热情,听完她的述说,立即拿起电话给肿瘤科的护士长通了电话,让护士长抓紧时间安排一张病床。道了谢又去见护长,护长留了她电话号码,让她回家等待通知。   

  忙完这一切,她舒了一口气,她抬起头眼睛扫射四周,一座座高层拔地而起,一座高楼就是一个科室,这规模这阵势也太震撼了,相较自己就职的医院,用一句最恰当的对比,那就是城市和乡村区别。   

  视野的冲击,嘈杂的车流声,熙来攘往的人群,这一切暂时消弱了内心对疾病的恐惧。这里云集着医界精英,精湛的医疗技术,先进的医疗设备都在国内久负盛名。地方医院难以治愈的病症只要到了这里就是小菜一碟。这里的医生接触的病人多,见得病例广,临床经验丰富,技术全面。来到这里,只要花钱,就能治好病,得了癌症怕什么,也不是立即就会死,得上的人多了。癌症是富贵病,经济基础是保证,有钱就能缓解病情,延长生命。   

  这个年龄的人了,虽然称不上有钱人,但多少有点积蓄,加上医保,看病也不是问题。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会不惜钱财的。她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与身体内的病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