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十岁的陈梅知道世界上至少有两条黄泉路,一个在下面,一个在上面。
    上面的这条叫“黄泉路”的小路直通小镇医院的太平间。
    黄泉路通往死亡之地。
      
    陈梅恐惧着那条路,恐惧着路尽头的太平间,恐惧着那个太平间后面的南山公园。因为姐姐给她讲了个故事,关于南山公园。
    陈梅总喜欢一个人到南山公园来玩。南山公园有破旧的滑梯和凉亭,陈梅总是踩着“吱嘎吱嘎”作响的铁梯子爬到滑梯的上面,再滑下来,反反复复,复复反反。
    陈梅的姐姐喘着粗气找到了陈梅:“你怎么又一个人跑到这来玩了!多危险啊!”
    陈梅低着头看着自己粉红色的鞋尖,不说话。
    姐姐在回家的路上告诉陈梅,南山公园的山上埋着很多死人,都是早年饥荒饿死的人。这些人死后化成了一种叫“件”的妖怪,样子就像是人的牙骨,连着红红的肉; “件”动起来时上下齿互相碰撞,发出“咔哒咔嗒”的声音。它就躲在墨绿色的草丛里,默默地等待着路人……
    姐姐还和陈梅说,这种妖怪会偷偷地跟着人回家去,藏在床底下,等人睡着了,就出来把人的肉吃光,只剩一副光秃秃的骨架,再“咔哒咔嗒”地跑回山里去……
    陈梅的后脊一阵发凉。
    姐姐问陈梅:“以后还敢不敢去那座山了?”
    陈梅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不敢了不敢了!”
      
    陈梅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想着那个让她恐惧的妖怪。她想着自己在南山公园时,三面围山,那山墨绿墨绿的,整座山都是杂乱的青草和又高又密的树。墨绿色的山蠕动着,让陈梅想起了一个人的像杂草一样的头发。
    那个人是个乞丐。这个乞丐终日蹲坐在一个地方,低着头。陈梅没回路过时都只看见她的头发,乱蓬蓬的直冲着陈梅。陈梅没见过一次他的脸,没给过他一次钱,小时候的陈梅深知一度天真的认为,这个乞丐的头就是一团头发……
    再后来这个乞丐不见了,没人注意,除了陈梅。陈美从没看见有人给过这个乞丐钱,也没见过这个乞丐吃过一点东西,她认为他饿死了。现在,这个乞丐又顶着满头杂乱的头发,出现在陈梅关于南山公园的记忆里。
    “件”这种妖怪是饿死的。陈梅想。乞丐也是饿死的。
    那个乞丐也许饿的要命,他爬呀爬,一路上都在找吃的,结果他爬到了南山公园的山上,一头栽倒在地,就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的头发乱蓬蓬的,埋在同样杂乱的草堆里   她想着想着,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深邃的恐惧:这个吃人的妖怪我不认识尚且不用那么害怕,她却认识这个妖怪,这个妖怪也一定认识她(孩子的思想总是这样,以为自己认识的,就一定认识自己),可她从没给过这妖怪一次钱……
    陈梅起身去敲妈妈的门,妈妈问:“干什么梅梅?”
    “妈妈   “去找你姐姐睡吧,别吵到爷爷。”这是爸爸说的。
      
    陈梅没去找姐姐,她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她上回就因为看了一个鬼片,半夜吓的睡不着去找姐姐,被姐姐嘲笑了一个星期。
    陈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她翻来覆去的睡熟了。
    陈梅做了个梦,梦里的陈梅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她走出了家门,幽幽的飘向了那个黄泉路,她知道黄泉路的尽头是什么,那是塞满死人的太平间。
    她想着太平间,太平间就凭空出现了。太平间的旁边一个石柱笔直的立着,上面刻着“南山公园”四个血红色的大字。
    陈梅抖了一下,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朝着南山公园走去。她路过太平间时,强忍着恐惧往太平间里看了一眼。太平间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可陈梅总觉治疗白癜风外用药—氮芥酊得那暗处仿佛站着很多人,全都在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陈梅。
    陈梅被自己的感觉吓破了胆,她回头直冲进了南山公园。
      
    陈梅跑到了山上,山上墨绿色的草随着风蠕动着,远远看去,像是无数个巨大的毛虫在山间的高树中间慢慢蠕动。
    陈梅仍在往山上走,她不知道要走到哪。她踩着杂草走出了一条小路,脚下软软的温温的,一步一步像是走在人肉上一样。陈梅走了很轻很慢,她盯着草丛,时刻注意草丛里的动向,她生怕有什么从草丛里飘出来、爬出来、走出来……她最怕有东西突然蹦出来,“啪”的落在她面前。
    “咔哒咔嗒、咔哒咔嗒”,陈梅的汗毛一下子立了起来:“件”!它出现了!那些饿死的人!他们生前饿死了,他们死后要来吃她的肉了……
    陈梅盯着四周墨绿色的草丛,仔细的看着,什么也没有。
    “咔哒咔嗒”,声音又来了!声音在后面!
    陈梅猛的回过了头,后面是蠕动的墨绿色草丛,除了草,仍是什么也没有。
    陈梅松了口气。
    “你就没想过   陈梅的腿一下就软了,坐在地上,像一团泥。现在她无路可逃了,“件”就在她的上面,她往哪个方向跑,那个东西都会向她的头扑过去,狠狠地咬一口……
    她的头上是树枝,密密麻麻的叶子不透一点阳光。那个东西躲在墨绿色的树叶中开口了:“我要死了   “嘿嘿嘿嘿……”“件”突然笑起来。“我吃了你,你就成了和太平间里那些骨架中的一员了,嘿嘿嘿嘿,我吃光你的肉,只留下你的眼睛,让你看清我是怎么吃你的,嘿嘿嘿嘿……”
    陈梅抬起头,那个像是牙骨的东西从树上冲着她的脸跳了下来……
      
    陈梅猛的醒了过来,她感觉自己头下湿湿的。她一摸,枕巾上全是她的眼泪和汗水。
    陈梅现在知道刚刚的只是梦而已,她安了心,叹口气又躺下了,但她怎么也不敢睡觉了。
    夜里格外的静,她听见了许多平常听不到的声音。窗外的虫鸣声,电视偶尔想起的“啪啪”声,风吹过走廊的“呼呼”声,还有白癜风与汗斑癣的鉴别妖怪“件”发出的“咔哒咔嗒”声……
    “件”!陈梅一下子坐了起来,仔细地听着。这声音在夜里格外的瘆人,却又格外的清晰。
    “咔哒咔嗒、咔哒咔嗒”。陈梅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
    她突然想起来,姐姐还和他说,“件”选中人后,会跟着那个人回家,躲在床下……
    “咔哒咔嗒”。声音仍在响。陈梅知道“件”就在床下,“件”激动着   陈梅想,一定是今天上山时把“件”引回来的。它“咔哒咔嗒”的藏在陈梅的床下,等着陈梅睡熟后吃她的肉……
    陈梅傻呆呆的坐在那,“咔哒咔嗒”的声音仍是围绕在她身边。她沉默了许久,一把拉开了床单。
    一副牙骨就和陈梅对视着,呲着饥饿的牙齿。
    黑夜里传来一声陈梅绝望的长嚎。
      
    陈梅死了,她被“件”吓死了。她还没等到“件”吃光她的肉,她就直奔黄泉了。
    她躺在车上,车开向黄泉路,车的终点是太平间。她死后会变成骨灰,埋在南山公园的墓场里。
      
    陈梅的亲人悲痛欲绝,他们自责,明知道陈梅有轻度的抑郁症,却在陈梅生前没有把她从抑郁的人生中解救出来……他们在极度的悲伤中半年都没有进过陈梅的屋子,没有朋友陈梅正月十五闹元宵医患同乐庆佳节的一件东西。
    伤痛可以用时间磨平。
    陈梅的妈妈收拾陈梅的遗物时,在床下发现了一副牙骨,她急忙喊道:“爸!爸!你丢的假牙在这呢!”
    爷爷“哦”了一声:“我找了好久,唉,白买了一个新的。”
    姐姐突然从书房里冲出来,喊着爸爸:“一说到假牙,我就想起来了。我早想和你说了爸爸,你晚上的时候老磨牙!咔哒咔嗒的,吵得我都睡不好觉!”
      
    ……人有时候想太多了,到底是不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