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周沫无佳期 tw05x1vu

一?暗夜微光   

  上课铃声响了,没有人知道,周沫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声音。   

  每当班主任占用课间休息时间说再多讲三分钟的时候,坐在班级后排的学生总会小声唏嘘以表。可只有周沫,十分真诚的希望讲台上精神高昂的班主任能再热情饱满的多讲七分钟。   

  临放寒假的最后一节课。班主任重复着年年必讲科目‘假期的安全问题’,内容同往常一样地乏善可陈,渐渐地学生们在老师的漠视下明目张胆的讨论着假期计划。   

  周沫的前桌韩雯递过来一张字条,神色暧昧的说:“他给你的。”   

  他,指的是封泽。   

  周沫打开纸条,的确是封泽行云流水般的字迹,上面写着“放学后A3二楼。”   

  严冬的雪,错落有致的覆盖在青林高中的场上一层又一层,漂亮的像水晶球里安逸的世界,梦幻的,不真实的。   

  周沫坐在A3二楼的楼梯台阶上远远地就能看见跑来的封泽。   

  封泽上来的时候,一边拍着身上的落雪,一边对着周沫说道:“快把我眼镜擦擦,一会看不清了。”   

  周沫笑着摘下封泽的黑框眼镜,将镜片上的水印擦干净后自己戴上,然后打趣道:“你到底要到戴着无度数的眼镜装近视到什么时候。”   

  封泽看着时而安静时而活泼的周沫,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周沫从前不是这样的,这样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初中时候的封泽和许多不让人省心的男孩子一样喜欢逃课,打架,上网。封泽的母亲一直与周沫的母亲工作的律师事务有业务上的往来,借着一层不深不浅的关系,考试成绩历来只有倒数的封泽和年级第一名的周沫成了同桌。   

  封泽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周沫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封泽同学,你以后的学校生活一定不会像我的名字那样,听起来十分轻松。你好,我叫周沫。”   

  渐渐地,封泽的生活里总有周沫的影子,从那时起封泽就觉得或许周沫是他躲不开的一缕阳光。   

     

  高中的假期一般只有二十几天,周沫忙着照看外婆和复习功课就没有回父亲家过年。   

  除夕夜里,周沫和外婆一边包着饺子,一边看着春节晚会。   

  外婆拿起一个饺子对周沫说:“芸芸啊,妈在包钱和糖的饺子上都做了记号,省得你吃不着不高兴。”   

  芸芸是周沫妈妈的小名,在她中考的那年暑假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去世了。自那以后外婆的精神似乎不太好,总是把周沫当成芸芸。   

  “恩,知道了,谢谢外婆。”   

  周沫端着包好的饺子去厨房,烧上了水。   

  外面的炮竹声轰轰不停,周沫向外看去,小区住家的阳台上,家家高挂着灯笼,一片火红。   

  封泽在这时发来一条短信:“周沫,新年快了。”   

  二..灿若星辰   

  高二(三)班在上届参加高考后迎来了正式的白癜风诚信企业备战,换入高三教室。   

  星期日的下午整个年级一同大扫除。教学楼里,地上渐渐聚集的水渍在老师和同学穿梭不停的脚印下,变得越来越黑。   

  封泽拿着拖布斜靠在走廊的窗边,看着学校篮球场上平日里一起打球的兄弟们不忍羡慕,怎么就让他摊上个没完没了的活儿呢。   

  “别眼巴巴地看着了,一会儿打铃他们就都得回来,玩不了多长时间的。”周沫拿起封泽手上的拖布,又迅速地擦了一遍走廊的地砖。   

  封泽一脸嫌弃的说道“你们女生不懂挥洒汗水的快乐,那叫释放压力。”   

  “那正好,老师给你们一个释放压力的机会。去学校后勤处搬回一套新的桌椅,封泽拿你般桌子,周沫你拿椅子。”悄无声息突然出现地班主任对他们二人交代完任务后,直接进入了已是高三(三)班的教室,随后飘来一句“你们都快点干活。”   

  封泽和周沫对视了一眼,这话是对他们说的?   

  当班主任带着许晨进入高三(三)班的教室的时候,整条走廊回荡济南白癜风医院在哪里起持续的热烈的掌声。封泽和周沫费力的搬着桌椅磨磨蹭蹭地走到教室门口时,刚好看见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的许晨。   

  怎么说呢,像许晨这样的人,连一向不理窗外事的周沫都知道。   

  无论哪个学校,总会有那么几个让人津津乐道的学生。不管是相貌,学习,还是家庭,离不开话题的中心范围。而许晨作为一个品学兼优的俊美富二代,从进入青林高中读书的那天开始就在众多女生心中保有极高的地位。   

  晚间放学的时候,教室里的学生至少有一半围着许晨说话,而那一半里几乎全是女生。许晨说他是因为今年高考没有像预期那样发挥好,所以想再复读一年。   

  周沫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许晨一眼,透过重重地中科白癜风微博身影,恰好许晨也在看着她。   

  只是几秒短暂的对视后,周沫便像往常一样和在走廊里等着送她回家的封泽一同走了。许晨收回停留的目光,笑着说到:“大家再不走学校就要关校门了。”   

  预备的高三学生们在上中科医院专家届高考氛围还没淡化的半个月里,已经逐步适应了那一本接着一本的练习册和一张接着一张的测试题。   

  在这种时候每星期的一堂体育课就变得宝贵多了。男生们央求着体育老师让他们打比赛,女生们则是热情地鼓动许晨也能参与其中。   

  周沫站在图书馆二楼的外楼梯上,能听见频频欢呼地尖叫声,能看见围成墙雀跃地同学,只是今天晃动的人影太多,多的让她难以像往常一样找出封泽。   

  “以前我打篮球的时候,经常能看见这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没想到是你啊,周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周沫一跳。她转身去看,见许晨随意地坐在楼梯台阶上,惯用他那亲善的语气说道:“这里的确是个清净的好地方,不介意我常来吧。”   

  那节体育课上,周沫和许晨并肩而坐,看着对面球场上时而追逐时而呐喊的少男少女,一片阳光,一片温暖,那是他们的青春。而身处一地阴凉里的周沫和许晨,竟不知从何时起距离他们的青春是那样的遥远。   

     

  封泽回到班级里,坐到周沫的前座一脸得意的给周沫描述刚才他们胜出的比赛,冲洗过的头发还在滴着水。   

  林雪走来递给封泽一条天蓝色的毛巾,很体贴的说:“擦擦吧,衣服都浸湿了。”   

  封泽接过毛巾一边擦干净滴在周沫桌子上的水一边对林雪回了句“谢谢。”   

  林雪看着封泽地举动突然冷笑了一下,说道:“封泽你不用这么绘声绘色的给周沫讲比赛,人家现在可有专业的解说员了。我们的校草许晨刚才一直在她身边来湖北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着,对吧,周沫。”   

     

  “是老师要我找周沫商量另外几名复读生的座位问题,毕竟

返回列表